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在懶了幾天?(其實應該要好好休息)
覺得還是要趁記得這個"痛"的時候
轉個Title, 繼續瞧下去...

真是白痴, 偏偏在這個時候不知道在認真什麼...XD
3/17
早上7:00多, 似乎隱約的被吵醒還是痛醒
從昨天禁食到今天,連一滴水都不能舔..><
失眠+屁痛+餓+渴
反正...,很狼狽就是了...
而且,還沒接到任何的開刀通知

護士小姐進來交給我一件醫院的病人制服加上一頂浴帽
叫我把它換起來, 裡面什麼都不能穿(請看熊熊示範浴帽)
bear
(我只是開個屁屁而已,竟然什麼都不能穿!!!)
(讓我想到前男友,也是去開個腳底的雞眼而已;也是裡面脫光光...>///<)

在昨天的止痛針藥效還沒退之前, 我還有辦法跟護士小姐聊個兩句
護士:昨天那一針還蠻有效的厚, 雖然打下去很痛; 但是可以撐蠻久的...
聽到她這麼一說...
J:嗯啊...還不錯,那~可以撐多久啊....??
護士:6小時

掐指一算, 我的極限時間在9:00...
但偏偏到8:00的時候,又開始痛起來了
不過這個痛的程度是可以忍的, 只是.....
還沒收到開刀通知的我,萬一要拖到下午才能動刀
可能就痛到躺在床上口吐白沫了
(還是直接推到醫院地下室N樓個人專屬冰箱?!)

所以,我又開始要止痛藥了(這一輩子吃最兇的一次)
護士一臉很困擾的跟我搖頭, 說還是要問一下醫生
當我躺在床上眼睛盯著時針一直跑, 很怕藥效時間一到我會全身爆炸而死
(我是指痛啦...)

叭噗說....,剛剛外面說9:30要進去....
J:是嗎?真的嗎?真的嗎?

(有沒有這麼想進開刀房啊我!!此時此刻的我,
真的痛到隨便你們怎樣都好; 快快在我屁股上捅一刀!!)
果真,它是個好消息~(真想放鞭炮慶祝!!!!)
沒多久,我就讓護士小姐們和背著大包小包的叭噗推著進開刀房了
(至於叭噗為什麼背著大包小包的是..,怕放在病房會被偷;
偏偏我們一人有一台筆電,一人一個隨身包包...;
全部家當都先掛在他身上了)

先是麻醉師的interview(還好我還回答的出來問題)
一樣是對藥物會不會過敏?以前有沒有開過刀?麻醉有沒有什麼其他反應?...
By the way我的第一次是獻給放在那裡沒有用又會發炎爛掉的盲腸
除了退麻醉時吐的一榻糊塗, 還要等放屁之後才能吃東西的痛苦外
沒有其他不良反應

接著就換成輪椅"坐"進去主要的表演舞台了(主演是醫師,我是道具)
照著麻醉師的指示,躺上手術台
(手術台好小哦,大概是一般單人床的一半而已;那萬一像白雲.
戎祥那種等級的;不早就掉下去了...)
我只能靠我的半邊屁股側躺,也剛好是用半身麻醉
針是從脊椎打,所以就....順勢

麻醉師是個很有元氣的阿姨, 講話的口調很像我們公司總倉的秀娟姐
還很貼心的幫我跟其他人解釋因為我的患部在屁股,目前不能平躺
....叭啦叭啦

開始半身麻醉。
身體需側躺成蝦子狀,從脊椎的不知道第幾節打針
而且重點是不只一針,.........是三針
還是被護士壓著打的(怕我錯手打死麻醉師吧)
不過還有其他的護士來握我的手,試著跟我講話,減緩我的緊張感
每打一針都要深呼吸憋氣一次,第三針最~~酸

麻醉師:我現在三針都推完了哦, 如果開始覺得有點熱熱麻麻的要跟我說
J:嗯..,好

過了幾分鐘又被問了一次, 但還是沒有很大的感覺
聽說酒量好或是常喝酒的人通常麻醉都要下很重
我的英雌當年勇已經不知道離多遠了
大概約略10分鐘才開始有感覺

麻醉師:有熱熱麻麻的嗎?
J:一點點(至少我還可以控制我的腳)
麻醉師:如果慢慢覺得不痛,就可以平躺下來了

說也真神奇,真的可以慢慢的平躺下來了
坦白說,這個時候身體的感覺真的很舒服;因為.....漸漸不痛了(廢話)
平躺之後,看其他人很迅速的在我身上貼一些可以確認我還活著的儀器導線
等著醫師來動手
後來一隻腳還整個麻到掉下手術台
我還叫他們幫我撿起來.....XD

麻醉師:超哥咧?超哥在哪?(似乎是我的醫生)
跟他說我麻好了,叫他快來!!!

護士忙著打電話,我忙著緊張和發呆
腳是沒感覺了沒錯,換上半身一直抖
不冷,手術台也不冰..;但就是一直抖...

醫師來了的第一句話是 : 架腳架!!!
很有元氣的麻醉師緊接著一句 : 太好了!!
哇哩咧....好在哪?哪裡好?我接著問....
麻醉師依然很貼心的解釋 :
用腳架可以讓妳正面平躺進行手術,我們可以看到妳的表情
或是直接知道妳是否有異狀。
不然,如果妳用趴著的;呼吸和循環都會不順暢,比較危險

(聽完,我只能說....
妳100分!!!整個手術團隊100分!!!)
(瞧~多麼貼心啊~~~~~,但我也被整個看光光了!!!>///<)

可是我還是一直挫個不停,猶豫了好一陣子
開口問了...,我會一直抖;是正常的嗎?
麻醉師趕緊的跑過來,撂下一句
妳可能太緊張了,來~我讓妳睡一覺~
再補一針之後,我就不醒人事了...ZZZZZZZ

等到我有知覺的時候,應該是手術最後階段了
感覺好像醫師很用力的在清除患部的膿瘍....
但我確定我是半夢半醒的
結束後護士有叫醒了我一下(之前割盲腸是被打醒的...=.=)
告訴我:手術結束囉~,要先到恢復室恢復一下
仍然半夢半醒的看到有幾盞大大暖暖的燈照著我
好舒服哦~繼續睡~出了恢復室以後又一路睡回病房....

P.S.
據說阿母和叭噗等了我兩個小時,但我一直記得沒那麼久
在手術室外還有跑馬燈寫著...葉X娟...手術中...
為什麼要葉X娟啊?不懂?
人家考駕照筆試的時候,在外面看跑馬燈看分數的時候
都是打全名的啊...,為什麼醫院要OOXX的??
我後來還有問叭噗,早上我的臉色是不是很難看?
聽說是....青筍筍(台)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jennynokia.blog101.fc2.com/tb.php/91-14d05d81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